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文化 » 明确定罪量刑标准 重判贪污受贿渎职——专家解读《关于办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明确定罪量刑标准 重判贪污受贿渎职——专家解读《关于办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来源:延吉市运输管理所 时间:2015-12-24 点击:858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解释》),自2015年12月16日起实施。《解释》规定,原则上以死亡1人、重伤3人,或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00万元作为入罪标准,明确要严厉打击重大安全事故的“保护伞”,并首次明确了“隐名持股人”将被追究刑责。

  “隐名持股人”可认定为安全生产事故犯罪主体

  《解释》强调要严密刑事法网,确保刑罚效果,明确了重大责任事故罪、强令违章冒险作业罪、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和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的主体范围。规定负有组织、指挥或者管理职权的实际控制人、投资人,或者对安全生产设施、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负有直接责任的实际控制人、投资人,可以认定为这些犯罪的犯罪主体,特别明确“隐名持股人”可认定为犯罪主体。

  在实践中,某些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具有特定职务身份的公司、企业管理人员,为了规避法律、法规关于国家工作人员不得违规投资入股生产经营企业,或者公司、企业管理人员不得违规从事与所任职公司、企业同类业务等方面的禁止性规定,以他人名义投资入股公司、企业,从而达到隐藏自己股东身份、充当“隐名持股人”的情况普遍存在。该规定明确了公职人员幕后持股,充当“隐名持股人”的,可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强令违章冒险作业罪、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和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的犯罪主体。

  危害安全生产行为致死亡1人即可入罪

  在《解释》出台前,对于危害生产安全犯罪的多个罪名,包括近年来多发、频发的危险物品肇事罪和消防责任事故罪等,均无明确的定罪量刑标准,实践中难以把握。

  《解释》对上述定罪量刑标准作出了明确规定,原则上以死亡1人、重伤3人,或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00万元作为入罪标准。危害生产安全犯罪的多个罪名,包括铁路运营安全事故罪、重大责任事故罪、强令违章冒险作业罪、危险物品肇事罪、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和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等。根据《解释》,造成此类事故的相关责任人员最高可判处5年有期徒刑。

  严厉打击重大安全事故“保护伞”

  实践表明,许多重特大生产安全事故的背后,均隐藏着公职人员的贪污贿赂或者失职、渎职行为。从近年来检察机关办理的案件情况来看,各类安全责任事故所涉的贪污渎职职务犯罪案件,占立案总数74.88%。此外,涉案职能部门主要集中在安全生产监管、煤炭行政主管、建筑、交通、公安、国土等国家行政机关和行政执法部门,占立案侦查犯罪嫌疑人总数44%。司法机关惩治事故单位责任人员的同时,更要严惩隐藏在事故背后的公职人员犯罪。

  《解释》强调,要严惩相关贪污贿赂和渎职犯罪,规定国家工作人员违反规定投资入股生产经营,构成本《解释》规定的有关犯罪的,或者国家工作人员的贪污、受贿犯罪行为与安全事故发生存在关联性的,从重处罚,同时构成贪污、受贿犯罪和危害生产安全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事故后阻挠抢救或以故意杀人罪论

  《解释》明确规定,安全事故发生后,故意阻挠开展事故抢救、遗弃事故受害人等导致被困人员和被隐匿、遗弃人员死亡、重伤或者重度残疾的,应依法以故意杀人罪或者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实践中,一些生产责任人等为了逃避责任,以此隐藏事故真相、隐瞒死伤人数,这种行为动机完全背离了人性。从本质上来讲,安全事故之后阻挠事故抢救、救援的行为相当于故意杀人,理应给予严惩。

  同时,为做到宽严相济,树立正确行为导向,《解释》同时规定,在安全事故发生后积极组织、参与事故抢救,或者积极配合调查、主动赔偿损失的,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根据2007年国务院颁布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简称《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发生事故后,事故发生单位主要负责人不立即组织事故抢救的、迟报或者漏报事故的、在事故调查处理期间擅离职守的,有上述任何一种行为,要处上一年年收入40%至80%的罚款;第三十七条规定,事故发生单位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根据死伤情况、事故大小,分别处以10万元至500万元不等的罚款。该两款在处理上基本以罚款等行政手段为主。《条例》虽提及“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说明并不具体。

  未依法取得安全许可证件等六种情形将从重处罚

  《解释》对实践中常见、多发的多种从重处罚情节作了专门规定。其中包括:未依法取得安全许可证件或者安全许可证件过期、被暂扣、吊销、注销后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关闭、破坏必要的安全监控和报警设备的;已经发现事故隐患、经有关部门或者个人提出后,仍不采取措施的;一年内曾因危害生产安全违法犯罪活动受过行政处罚或者刑事处罚的;采取弄虚作假、行贿等手段,故意逃避、阻挠负有安全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实施监督检查的;安全事故发生后转移财产意图逃避承担责任的。

  ●出台重要背景

  12月15日,在最高人民法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副庭长沈亮表示,当前,全国安全生产形势呈现总体稳定、持续好转的态势,但形势依然严峻,造成群死群伤的重特大生产安全事故仍然时有发生。其中,8月12日发生的天津港区瑞海公司危险化学品仓库爆炸事故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大批房屋损毁和巨额经济损失,社会影响十分恶劣。必须坚决遏制生产安全事故易发、高发的态势。

  ●启示与建议

  预防和遏制重特大事故、促进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好转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政府部门、生产经营单位、职工个人以及社会公众的共同努力。生产安全事故的发生,不仅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而且往往带来重大人员伤亡,是影响经济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的突出问题。相关职能部门的玩忽职守、一些企业的违法违规操作,是生产安全事故长期得不到有效遏制的根本原因。

  《解释》的出台,对交通运输行业安全生产工作具有重要警示意义。

  第一,国家公职人员一定要坚守底线,廉洁自律,坚决贯彻关于国家工作人员不得违规投资入股生产经营企业,或者公司、企业管理人员不得违规从事与所任职公司、企业同类业务等方面的禁止性规定。否则,一旦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第二,行业监管部门,一定要坚持“谁许可,谁监管,谁主管,谁负责”,切实做到“管行业必须管安全、管业务必须管安全”,把好行政许可关,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对不符合许可条件的坚决不予许可;对已经获得许可的交通运输企业要强化许可后监管,强化执法检查,落实“双随机”抽查要求,对违法行为坚决依法给予暂扣、吊销、注销经营许可证等处罚。

  第三,交通运输企业,在安全事故发生后要积极组织、参与事故抢救,或者积极配合调查、主动赔偿损失。否则,故意阻挠开展事故抢救、遗弃事故受害人等导致被困人员和被隐匿、遗弃人员死亡、重伤或者重度残疾,虚报、瞒报、漏报事故情况,将要承担刑事责任。

  (作者单位: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

 

信息录入:管理员 责任编辑:管理员